中药性能数据库 药酒配制数据库 中成药数据库 中药外治数据库 古代方剂数据库

妊娠禁忌药源流考

摘  要 学术界和统编教材《中药学》普遍认为,妊娠禁忌药来自宋代。本研究表明,妊娠禁忌药来自早期本草学中的诸病通用药栏目下的堕胎药。由《证类本草》诸病通用药之下的堕胎药的特殊标识,可以确认堕胎药为《本经》首创,后经《名医别录》、《本草经集注》、《药对》、《唐本草》、《蜀本草》、《嘉祐本草》和《证类本草》等本草学著作的传承,不断充实完善,逮宋代才赋为歌诀诵传至今。

关键词 妊娠禁忌药;《本经》;诸病通用药;堕胎药;源流

 妊娠禁忌药又称孕妇药忌、产前药忌、胎前药忌和妊娠服禁等,此部分内容分别见于《妇人大全良方》、《指南总论》、《胎产救急方》、《炮炙大法》和《本草纲目》等妇科、方剂学和本草学著作中记载。除《本草纲目》外,其他四书均以歌诀的形式将妊娠禁忌药著录下来,便于习医者诵记。妊娠禁忌药的规定和流行,对祖国医学妇科学产生了极为深刻的影响。它的基本内容,一直保留在现代中药学和中医妇科学的教材和相关著述中。不过,古医籍中对妊娠禁忌药的记载各有异同,后学者往往不知所宗。因此,考其发端,有助于深人探讨妊娠禁忌药的演变规律和学术价值。

浏览现存古医籍文献, 较早著录妊娠禁忌药的是宋代陈自明的《妇人大全良方》和许洪的《指南总论》。两书所载歌诀韵脚相同,药序基本一致。载药数量方面,前者69种,后者70种。两书药物参差之处在于《妇人大全良方》载有鸡子、赤箭、斑猫和薇衔,另有桂而无朴消和马肉;《指南总论》载有鸭子、鬼箭、蟹和薇蘅,别有朴消、马肉而无桂。尽管如此,仍可看出两书所记歌诀为同一来源,只不过是传记各有疏漏而已。许洪所录歌诀,并非自已编集。他指出,此歌赋为卢医周鼎所集。由于周鼎其人生卒居里均未详,故两书所记妊娠禁忌歌具体出自何时何人之手,尚不得而知。元代李辰拱编撰的《胎产救急方》中,所记“胎前药忌歌”涉及药物71种,因天南星与虎掌异名同药而重出一种,实则为70种。其歌诀韵脚与前两书不同,药序迥然有别,说明李氏之书的妊娠禁忌歌诀与前两书不是同一来源。《本草纲目》和《炮炙大法》问世较晚。《本草纲目》载录妊娠禁忌药物84种,只是堆砌诸药,未赋歌决。《炮炙大法》歌诀中载药39种,歌后另附妊娠禁忌药50种,除去斑猫前后重复1种,总计为88种。其中所载葛根一药,显系野葛之误。以其与《本草纲目》相对照,多载硇砂、莞花(疑为芫花之误)、蚬、槐花、干姜和牙消6种,少蟹和芫花两药,其他药物大致相同。据以可初步认为两书妊娠禁忌药来源比较接近。《炮炙大法》中的歌诀,虽与陈、许两书的韵脚相同,但药物排列顺序和数量则差别较大,而明代龚廷贤的《药性歌括四百味》所记妊娠禁忌歌与之相较,却相差无几。通过粗略分析,妊娠禁忌药歌在宋以前的流传,大致可分为三种方式,以陈、许等氏类型为一种;李辰拱等类型为一种;缪、龚等氏类型为一种。其他医书中的妊娠禁忌药歌,基本上没有超出这三种类型。

以上不难看出,妊娠禁忌药在宋代及其后的流传没有统一的形式,各家自求方便,各执一端。这就给人们一种不确定的感觉,似乎不同的流传方式之间,在药物载录上未必存在某种实质性联系。为了明确这个问题,将《妇人大全良方》、《指南总论》、《胎产救急方》、《本草纲目》和《炮炙大法》五书中所记妊娠禁忌药一并进行比较,结果所载相同者竟达47种之多。如果不是个别书中载录有些差误,相同药物至少可达52种。五书载记相同的妊娠禁忌药有乌头、附子、天雄、羊踯躅、桂、半夏、巴豆、大戟、黎芦、牛膝、皂荚、牵牛、槐子、桃仁、牡丹皮、欓根、瞿麦、蔺茹、南星、芫花、茅根、干漆、三棱、通草、红花、姜、代赭石、水银、芒硝、雄黄、硇砂、雌黄、衣鱼、兔肉、驴肉、水蛭、斑猫、地胆、蝼姑、娱蚣、蛇蜕、蜥蜴、蟅虫、猬皮、麝香、牛黄、蟹爪甲。这种情况表明,各书在妊娠禁忌药的记载上,有较大的共通之处。爰可由此推测,不同方式流传的妊娠禁忌药,穷源竟委,或许并出一辙。然而,宋以前现存医书中未能提供这种推测的可靠证据,各书连妊娠禁忌药之类的题署都不曾见察。这就提示存在三种可能:①查阅古医籍有限而致挂漏之失;②妊娠禁忌药在宋以前尚未被人们所认识;③妊娠禁忌药另有其他表现形式。考虑前两种情况可能性不大,遂从后一种估测人手,终于揭开了谜底。

在《证类本草》卷二序例下,专门著录了92种病所用药物,即通常所谓诸病通用药。其堕胎栏目中共载录药物55种,多为活血化瘀、峻下通利和毒性较大之类攻伐性药物。经与上述诸书的妊娠禁忌药相较,这55种药物,《妇人大全良方》和《指南总论》各载录其中的48种;《胎产救急方》载录其中的44种;《炮炙大法》和《本草纲目》各载录其中的49种。由此可见,《证类本草》诸病通用药中堕胎栏内所属的55种药物,绝大多数被各书妊娠禁忌药所引录。道理十分简明,有堕胎作用的药物,自然属于妊娠禁忌药之列。堕胎药是基于治疗难产而确定药物功能,而妊娠禁忌药则是从妊娠用药安全角度明确一类药物的不良反应。尽管如此,无论称堕胎药,还是言妊娠禁忌药,实质都是一回事,两种称呼自然可以互相借代,随着历代对妊娠用药安全的重视,久而久之,妊娠禁忌药的称为占居了主导地位,因而各书将堕胎药载人妊娠禁忌药中是顺理成章、再恰当不过的事情了。至此,妊娠禁忌药的来源开始趋于明朗。初步可以肯定,妊娠禁忌药是由《证类本草》诸病通用药中的堕胎药转变而来的。现在的问题是,必须顺藤摸瓜,乘势而为,进一步确定《证类本草》诸病通用药的堕胎药究竟发韧于何处。

通过反复地文献考察,我们业已确认,诸病通用药为《本经》首创。并认定,由《证类本草》诸病通用药中剔除《药对》、《唐本草》、《蜀本草》和唐慎微增补的内容,余下便是《本草经集注》载录的诸病通用药内容。这当中,墨字均为《名医别录》增补的诸病通用药内容,黑底白字则均属《本经》诸病通用药内容。根据这一原则,《本经》诸病通用药内容可以收罗无遗。里面当然包括堕胎药。具体说来,在《证类本草》诸病通用药的堕胎药中,总计55种药物,分别来自《本经》、《名医别录》、《药对》和《证类本草》四书。其中,《本经》原录34种(见黑底白字);《名医别录》增补8种(见白底墨字),掌禹锡依据《药对》增补3种(见“臣禹锡等谨按药对”标目下);唐慎微编撰《证类本草》时续增10种(见墨盖子以下诸药)。属《本经》初始著录的34种药物依次是:雄黄、雌黄、水银、粉锡、朴消、溲疏、大戟、巴豆、野葛、牛黄、藜芦、牡丹、牛膝、皂荚、蔺茹、踯躅、鬼箭、槐子、薏苡、瞿麦、附子、天雄、乌头、娱蚣、地胆、斑蝥、水蛭、虻虫、蟅虫、蝼姑、蛴螬、猬皮、蜥蜴、蛇蜕。这34种药物中,被《妇人大全良方》、《炮炙大法》和《本草纲目》妊娠禁忌药分别载录了32种;《指南总论》则载录了33种,《胎产救急方》虽少,但也载录了30种之多。此即可以看出,《本经》诸病通用药中著录的堕胎药,几乎全部为后世各书的妊娠禁忌药所收纳。由此即可断言,后世医药书中载录的妊娠禁忌药,归根结底是在《本经》诸病通用药中的堕胎药基础上,逐渐充实演变而来的。亦即,《本经》诸病通用药中的堕胎药是妊娠禁忌药形成和发展之噶矢。

综上所述,《本经》诸病通用药中始载堕胎药。此后,陶弘景编撰《本草经集注》时,将《名医别录》有关内容与《本经》的编集在一起,并有朱、墨字之别,以资区分。宋代掌禹锡编撰《嘉祐本草》时,大致保留了前期综合性本草学著作的旧貌,诸病通用药中的堕胎药自然也被转录下来,并将北齐徐之才《药对》中的有关内容附人堕胎药中。至唐慎微撰著《证类本草》时,又对堕胎药进行增补,使堕胎药总数达到55种。大约由宋代开始,人们以妊娠禁忌药称代堕胎药。久而久之,这种称谓便固定下来。为了防止业医者对妊娠患者误投攻伐性药物,遂把堕胎药从本草书中分离出来,分别附在妇科和方剂学等专著中。随着对妊娠禁忌药认识的不断深化,药物数量也逐渐增多,带来了记忆的困难,于是便有妊娠禁忌药歌的相继问世和流行。有关歌诀虽均为七言,但因各自韵脚、药序和药数等不一而互有区别。揭示了妊娠禁忌药这一基本演变过程,便于把握不同历史时期妊娠禁忌药应用的大致状况和一般规律,全面地认识妊娠禁忌药的学术价值。

原文载于1988年《中成药研究》第4期

九九中医资讯网(www.99zyzx.cn)

没有评论

用户评论

评论说明
  •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 您的每一条建议或意见我都会认真对待
  • 请不要发布与本站无关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