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药性能数据库 药酒配制数据库 中成药数据库 中药外治数据库 古代方剂数据库

《中医学的理性选择》(第四部分 中医学术语和思维模式)

四、中医学术语逻辑问题症结
现在看来,中医学术语确实经不起形式逻辑的拷问和推敲,这是中医界始料不及而又十分诧异的。于是,可以提出这样的质疑:让中医学术语接受形式逻辑的挑剔和洗礼,这样做厚道和公平吗?可以注意到,哲学家王树人教授曾对用概念思维评论中国传统经典提出过批评,认为“中国传统经典基本是用‘象思维’创造出来的,其表达方式也基本是‘象思维’式的,或富于诗意的。这与西方苏格拉底之后的传统经典基本用逻辑的概念思维所创造和表达,是不可同日而语的。西方的经典,由于从概念出发,所以必须首先弄清楚概念,借助逻辑分析加以领会。反之,中国的经典,由于从‘象’出发,是‘象以尽意’,所以必须首先弄清楚‘象’和‘象以筑境’的境域,并借助对这种诗意的境域加以体悟来领会。由此可知,如果对待中国传统经典如同对待西方经典那样,完全用逻辑的概念思维方式从概念出发加以逻辑分析,那就势必离开中国传统经典的本真本然。”[7]诚然,这一见解深刻而又中肯。不过,我们面对的是统编中医学教材,面对的是中医界绝大多数人坚信中医为科学的现实。一方面,中医教科书理应符合医学教材编写的基本要求;另一方面,“西方的语言、逻辑、理性、科学是一个具有内在联系的文化系统”[7],如果认定中医是科学的,其术语理应接受形式逻辑的审视,借以发现和解决问题,推动学术进步。正是从这个意义上,中医学术语不得已经受如此难堪的剖析和质疑。冷静下来后,需要思考的问题是,在中医经典向统编中医教材——现代中医学过渡和转化过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首先分析一下中医教科书早期编写的原则和方法。可以确信,有幸参加中医教科书的编写工作,为中医高等教育确定学术基调和学术水准,对每一位编写者都是非常神圣和荣耀的事情。出于对中医事业的热爱和编写教科书的基本要求,似当确立如下原则:(1)全面系统整理、归纳中医经典和相关医籍的基本理论、学术流派、诊疗思想和治疗经验,进而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经提炼、升华和有机化处理,形成门类齐全的中医教科书系列。(2)努力挖掘和提炼中医自身的特色和优势,在理论和临床上形成与现代医学并驾齐驱、平分秋色的格局,彻底改变中医学发展长期处于劣势的地位。(3)在现代哲学思想指导下,完善、提高中医基础理论的科学表述,以便从哲学层面跻身于医学和科学之林。倘若如此,表面看来是无可非议的。此间,在传统中医学、现代哲学和现代医学不同程度的相互交融中,中医经典和传统文化全面占据编写者认知结构的情况已不复存在,教科书编写者的认知结构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当认知主体确立了稳定的认知结构后,其对对象世界的认识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通过同化来理解和接受外部信息,包括传统中医经典。换言之,外部信息是通过我们的认知结构的改造而被认识的。全国统编各科中医药学教材就是传统中医经典经过教材编写者认知结构的同化改编而来的。其结果是传统中医学被继承了,同时又被改造和变通了。现代中医学看似实现了对传统中医经典的部分扬弃,最终却陷入今天这样难以自拔的窘境。中医经典理论经过这样的继承,被教材编写者内化为传统与现代的混搭。只要细心考察分析,就会发现这些问题。
在《中医基础理论》中,最为典型的例证是五行学说和藏象学说,已被拔高到现代哲学——整体观的高度。把借助象思维建立起来的木、火、土、金、水五类事物和借助生克制化维系的五类事物间的虚拟联系,以及不具有解剖属性、仅仅具有符号特征的五脏和五脏间生克制化关系,视为整体观的核心内容。这个现代哲学意义上的整体观在中医经典中找不到,而依靠象思维建立的五行学说和藏象学说与整体观没有任何瓜葛,显然是在统编教材编写过程中无中生有提炼和抽象出来的。阴阳的情况有所不同,它在中医经典中广泛存在,对中医理论建构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当《中医基础理论》认定“阴阳既是对立的,又是统一的,统一是对立的结果”;“阴和阳是对立统一的,两者既对立,又相互依存,任何一方都不能脱离另一方而单独存在”,传统阴阳和阴阳学说便顺势完成一次突变,取得了与唯物辩证法的基本规律——对立统一规律等量齐观的学术地位。实际上,阴阳和阴阳学说并不具备对立统一规律那样的抽象性格。由于现代中医学移植了现代哲学中整体这个范畴,代替古人建立了中医的整体观,同时赋予阴阳现代哲学的性格和气质。这样,中医学披上了华丽的现代哲学外衣,大大提高了在哲学层面与其他学科对话和交流的资本。但本质上,一切均没有改变。此外,中医教科书还移植了生理和生理功能、病理和病理学、功能与物质等现代医学和物理学的概念与范畴。在中医的脏腑尚不清楚为何物的情况下,盲目借用这些概念,使依靠象思维产生的术语与现代医学的概念混而杂处,只能导致中医基础理论的混乱,进一步远离中医传统经典的原貌和原意。
中医教科书的编写,旨在向学术界介绍一个原汁原味且博大精深的中医学。现在看来,其结果完全出乎人们的预料。几十年来,当把现代中医学作为传统中医经典予以推介时,我们所接受的其实是一个,以象思维为主导同时兼有并不规则的概念思维,突出西方现代哲学(整体观、对立统一规律)指导却渗透着浓郁的中国古代哲学气息,强调中医学特色而又移植西医学概念的学术混合体。在象思维语境下建立的传统中医学,经过一番和轮番修订和改造后,现代中医学以教科书的形式面世,不可思议的是,它几乎没有露出破绽,至今未被人们所察觉。至此,中医学术语逻辑问题的症结初步找到和明确了。其严重性和混乱程度,完全超出我们的想象和心理承受能力。同时还引出了象思维问题。象思维与概念思维的不可通约性决定了,无论采用现代哲学还是逻辑学等诠释和改造传统中医经典,都将导致经典学术思想的完整性被撕裂或两层皮的问题。
参考文献
[1]梁茂新.973计划中医理论专项研究亟待解决的若干关键科学问题,科学文化评论,2012,9(6):90-100
[2]梁茂新.论中医阴阳学说的历史局限性,科学文化评论,2013,10(2):84-96
[3]爱因斯坦.《爱因斯坦文集》第1卷,北京:商务印书馆,1972:574
[4]印会河主编.中医基础理论,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92:9
[5]李世繁.形式逻辑新编,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83:37
[6]CFDA.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试行),北京: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2002:30
[7]王树人.中国象思维与西方概念思维之比较,学术研究,2004,(10):5-15

没有评论

用户评论

评论说明
  •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 您的每一条建议或意见我都会认真对待
  • 请不要发布与本站无关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