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药性能数据库 药酒配制数据库 中成药数据库 中药外治数据库 古代方剂数据库

《中医学的理性选择》(第四部分 中医学术语和思维模式)

第十二章 中医学术语的逻辑属性
针对中医基本术语之间存在的严重逻辑问题,促使我们开始关注并论证中医学术语的逻辑属性[1、2]。随着理论研究的不断深入,中医学的基本问题已经不可避免地归结为理论体系内部的原因,归结为中医理论赖以建构的术语和术语体系。从初步分析的情况来看,术语内涵与外延的逻辑自洽问题,术语在不同语境下语义表达的歧义性问题,术语之间种属或属种关系彼此交叉问题,不同术语的外延交叉和重叠问题,均已渐次显现出来。这些术语镶嵌在中医理论框架之内,揭示出来的术语问题深植理论体系之中,故而中医学术语问题具有不易发现的隐蔽性和迷惑性,以至于长时期未能被人们察觉和认识。表面看来,术语之间的关系出了差错,本质上来说,则是潜藏其中的思维模式问题。
在中医界,均把阴阳、脏腑、气血、病机、病因、证、证候等作为科学概念相称。而科学概念属于形式逻辑和现代科学的“专利”。于是问题就提出来了,阴阳、藏象、脏腑、气血、病机、病因、证等果真是逻辑学意义上的科学概念吗?它们是按照逻辑学的规则建立起来的吗?它们具有符合逻辑学原则的抽象性格吗?倘若在文化的视野内,毋需讨论和回答这些问题,但作为科学问题,情况就完全不同了,中医界即使不情愿,也必须接受形式逻辑的审视和评判。科学概念必须基于实证研究,在此基础上按照逻辑学规则建立起来;科学研究通常采用命题、假说、判断、归纳推理、演绎推理和类比推理等逻辑思维方法发现新知识,这一过程必然借助科学概念而实现。因此,科学概念是现代科学的逻辑起点。而以思维形式、思维规律和思维方法为研究对象的逻辑学,则为科学判断和推理的形成、科学概念和理论的产生提供方法学指导。爱因斯坦指出:“在近代,西方科学的发展是以两个伟大的成就为基础的,那就是希腊哲学家发明的形式逻辑体系,以及通过系统的实验发明有可能找出因果关系。”[3]由此可见,形式逻辑和科学实验共同构成了现代科学的两大支柱,两者的有机结合和相互助力造就了现代科学的累累硕果。鉴此,全面审视中医学中阴阳、藏象、脏腑、病机、病因、证等的逻辑属性,是判断中医科学性和把中医学视为科学的基本前提;也是把中医理论研究引向深入的必然选择。由于阴阳的问题已在第十章专门论述,这里将不再提及。
一、中医学术语的定义方式
形式逻辑是以为概念下定义的方式揭示概念的内涵的。而概念的内涵则是概念所反映的一类事物的本质属性与特征。通常用“种差+邻近的属概念”的形式为概念下定义。例如,当从物理属性揭示水的内涵时,水的定义=无色、无味、无嗅、透明(种差)+液体(属概念)。完整表述是,水是无色、无味、无嗅、透明的液体。无色、无味、无嗅、透明是水的基本属性,是共同区别于其他液体的种差;而液体便是水的属概念。那么中医学是如何为术语下定义的呢?
就藏象而言,《中医基础理论》是这样定义的:藏,是指藏于体内的内脏;象,是指表现于外的生理、病理现象。这个定义中,“藏”作为被定义概念(为了表述方便暂且这样称呼)出现在定义概念“藏于体内的内脏”之中,定义概念中的“藏”显然是动词,而“内脏”却是名词。这样以来,这个定义至少存在三个逻辑问题,一是定义概念不能直接或间接包含被定义概念,亦即不能用“藏”来定义“藏”;二是经过这样的定义,“藏”便成为动词,出现“动词是名词”这种在语法上明显错误的矛盾语式;三是这个“内脏”究竟是解剖学内脏还是非解剖内脏,在这里并没有交待清楚(其实也无法交待清楚)。如果认为藏象的“藏”通“脏”,那么关于“藏”的定义就成为“脏,是指藏于体内的内脏”,同样存在定义概念包含被定义概念的问题,即用“内脏”来定义“脏”。显而易见,对于“脏”来说,“内脏”同样是需要明确的。这就出现了同语反复的逻辑错误。在定义“象”时,移植了西医的术语“生理”和“病理”这两个概念,而西医的生理和病理具有特定的含义,与中医学中的任何术语没有对应关系,简单移植过来之后,是否同时保留了原本的内涵呢?显然不是,但这个生理与病理具体表达的是什么意思呢?理应交待清楚。不能认为这是心照不宣的问题而含糊其辞。可见这个“象”的定义照样不明不白、模棱两可。不仅如此,本来是为藏象下定义的,就应把藏象作为一个完整的概念来诠释,结果藏象却被拆分为“藏”和“象”两个独立部分,分别予以定义,可谓顾左右而言他,最终未能回答藏象的本质属性是什么。
谈到藏象,就不能避开藏象学说。《中医基础理论》定义曰:藏象学说,是以脏腑为基础。这个定义只说了半截话,并且是所问非所答。藏象学说作为学说,要想定义它,首先需要明确其“邻近的属概念”是什么,应当说这个属概念是假说或理论之类。从中选择任何一个,大体均说得过去。然后再明确其“种差”,即与其他假说或理论不同的本质属性。把“以脏腑为基础”作为其与众不同之处,并未揭示该学说的本质特征,也未能与其他医学学说严格区别开来。故可认为,藏象学说的这个定义没有把本质的东西交待出来,是一个非常蹩脚的定义。
再来看看中医的脏腑的定义,《中医基础理论》说:脏腑,不单纯是一个解剖学的概念,更重要的则是概括了人体某一系统的生理和病理学概念。脏腑的这个定义究竟定的是什么呢?本来应当按照“种差+邻近的属概念”的规则定义脏腑的本质属性,令人费解的是,竟然定义脏腑是什么样的概念,完全偏离了为概念下定义的基本规则。抛开定义方面的问题,这一表述起码还存在两个基本问题:一是中医的脏腑“不单纯是一个解剖学的概念”,那它一定部分地具有解剖属性,而另一部分是什么属性呢?由“更重要的则是概括了人体某一系统的生理和病理学概念”的潜台词可知,这里讲的是受阴阳五行学说管控的非解剖属性的藏象学说。因此,脏腑定义本身设置了自相矛盾且无法解套的逻辑问题。二是这个脏腑定义中大胆借用了西医的生理学和病理学概念,明显混淆了中医和西医之间的界限。尽管业内人士心知肚明这里借用的生理学和病理学指的是什么,但是从定义规则和教科书角度,却未能明确告知中医的脏腑到底是什么?其本质属性究竟是什么?是知这是一个不伦不类的脏腑定义。当然,还可注意到,《中医基础理论》对脏腑另有新的定义:脏腑,是内脏的总称。进一步解释说:按照脏腑的生理功能特点,可分为脏、腑、奇恒之腑三类。脏,即心、肺、脾、肝、肾,合称为五脏;腑,即胆、胃、小肠、大肠、膀胱、三焦,合称为六腑;奇恒之腑,即脑、髓、骨、脉、胆、女子胞。无论类别如何划分,除了三焦,绝大多数脏腑与解剖学的脏器的称谓大同小异,况且学术界已有人将三焦与某些脏器对应起来,如此定义脏腑,似乎看不出与解剖脏器有何本质区别。上下两个脏腑定义彼此矛盾,具体指称什么吞吞吐吐,犹抱琵琶半遮面,依据这样的定义研究脏腑本质,无疑于盲人夜行。

没有评论

用户评论

评论说明
  •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 您的每一条建议或意见我都会认真对待
  • 请不要发布与本站无关的话题